《贖罪》改編自英國作家伊恩.麥克伊旺 (Ian McEwan)的小說,描寫由綺拉.奈特莉(Keira Knightley)飾演的富家女孩西(Cecilia Tallis)愛上了由詹姆斯.麥艾維(James McAvoy)飾演的女僕管家的兒子羅比,他們或許有貴賤階級的身份之分,但是愛慕相悅之情卻不受拘束,而唯一的障礙來自年僅十三歲的小妹白昂妮(Briony Tallis,由莎柔絲.羅南/Saoirse Ronan飾演),因為白昂妮也同樣暗戀著羅比。







電影一開始從打字機的鍵盤聲展開,小小年紀的白昂妮正忙著寫作,打算慶祝哥哥回家時演出她的第一齣舞台劇,鍵盤聲一停,劇本一完成,她急著找尋知音,但是沒有人認真對待,被選作演員的表姐及表兄弟不是虛應故事,就是愛理不理,姐姐西也只是口頭推崇說那一定是傑作,也沒認真翻閱,對白昂妮而言,這真是個充滿挫敗的夏日。


就在排戲不成,百般無聊之際,從窗外看見姐姐正跳入水池裡,濕搭搭地站起身來,濕衣裳貼緊全身,讓她曲線畢露,而姐姐身前正站著女僕之子羅比,白昂妮心頭一驚,立刻判定她撞見了姐姐的戀情。 但實際上雖然西和羅比都互有好感,但彼此正不知如何表白,一切如鯁在喉。



此時一直迴盪的打字機聲突然消失了,鏡頭帶到順著拿著花走回房間的西身上,並說明剛剛水池的場景,原來剛才的那一切都是白昂妮的想像與解讀,事件的本身,西要跳到水池裡,是名貴花瓶破了,心急的西於是跳進水池撈起把手碎片,等到她從水裡起身時,才發覺自己宛如一絲不掛的出水芙蓉。





原本對西與羅比只能埋在心頭的情愫,意外在那一剎那之間攤了牌現了形,但是這一切都還只是暗潮,真實是什麼都沒有發生的,但年小的白昂妮只看到了後半段,因而有了想像,同時也有挫敗和不甘,從此展開一個經歷了數十年的愛情與仇恨,一個錯誤的誣告與想像,影響著西、羅比、白昂妮的一生,故事裡的主人翁的人生發生巨變,從而走向不同且極端痛苦的分軌。












曾有人抱怨本片戰爭場面是看不見敵人,其實本片有場關鍵戲場長達五分多鐘,一氣呵成的戰場巡禮畫面,完全沒有剪接、沒有NG,一切宛若世界末日,高度寫實的質感表現出了大撤退與大潰敗前夕詭譎的氣氛。


還有值得一提本片藉由打字機聲音,意謂著作家的編織與創作,而導演就持續著這樣的模式進入兩個不同的世界,一個是告白,一個則是贖罪;「聽覺」與「視覺」的完美結合,讓你很難確定真實與虛構的世界,真實世界惆悵連篇,讓人不忍!









「贖罪」留給觀眾的餘韻是無窮的,對影片中白昂妮角色的同情與批判也是無窮的,給人一種「無路可出」的鬱悶之感,又或許「罪無可贖」才是全片的主旨吧!走出戲院時心中無止盡的愁悵,久久不能平息,還好如同白昂妮所說,故事的節尾可由自己來想像,因此我寧可停留在西與羅比海邊牽手嬉戲的幸福畫面呢!


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小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4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