目送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作者:龍應台


  華安上小學第一天,我和他手牽著手,穿過好幾條街,到維多利亞小學。九月初,家家戶戶院子裡的蘋果和梨樹都綴滿了拳頭大小的果子,枝枒因為負重而沈沈下垂,越出了樹籬,勾到過路行人的頭髮。很多很多的孩子,在操場上等候上課的第一聲鈴響。小小的手,圈在爸爸的、媽媽的手心裡,怯怯的眼神,打量著周遭。他們是幼稚園的畢業生,但是他們還不知道一個定律:一件事情的畢業,永遠是另一件事情的開啟。鈴聲一響,頓時人影錯雜,奔往不同方向,但是在那麼多穿梭紛亂的人群裡,我無比清楚地看著自己孩子的背影──就好像在一百個嬰兒同時哭聲大作時,你仍舊能夠準確聽出自己那一個的位置。華安背著一個五顏六色的書包往前走,但是他不斷地回頭;好像穿越一條無邊無際的時空長河,他的視線和我凝望的眼光隔空交會。我看著他瘦小的背影消失在門裡。
  十六歲,他到美國作交換生一年。我送他到機場。告別時,照例擁抱,我的頭只能貼到他的胸口,好像抱住了長頸鹿的腳。他很明顯地在勉強忍受母親的深情。他在長長的行列裡,等候護照檢驗;我就站在外面,用眼睛跟著他的背影一寸一寸往前挪。終於輪到他,在海關窗口停留片刻,然後拿回護照,閃入一扇門,倏乎不見。我一直在等候,等候他消失前的回頭一瞥。但是他沒有,一次都沒有。
  現在他二十一歲,上的大學,正好是我教課的大學。但即使是同路,他也不願搭我的車。即使同車,他戴上耳機──只有一個人能聽的音樂,是一扇緊閉的門。有時他在對街等候公車,我從高樓的窗口往下看:一個高高瘦瘦的青年,眼睛望向灰色的海;我只能想像,他的內在世界和我的一樣波濤深邃,但是,我進不去。一會兒公車來了,擋住了他的身影。車子開走,一條空蕩蕩的街,只立著一只郵筒。
  我慢慢地、慢慢地瞭解到,所謂父女母子一場,只不過意味著,你和他的緣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斷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漸行漸遠。你站立在小路的這一端,看著他逐漸消失在小路轉彎的地方,而且,他用背影默默告訴你:不必追。  


    我慢慢地、慢慢地意識到,我的落寞,彷彿和另一個背影有關。


   博士學位讀完之後,我回台灣教書。到大學報到第一天,父親用他那輛運送飼料的廉價小貨車長途送我。到了我才發覺,他沒開到大學正門口,而是停在側門的窄巷邊。卸下行李之後,他爬回車內,準備回去,明明啟動了引擎,卻又搖下車窗, 頭伸出來說:「女兒,爸爸覺得很對不起你,這種車子實在不是送大學教授的車子。」我看著他的小貨車小心地倒車,然後噗噗駛出巷口,留下一團黑煙。直到車子轉彎看不見了,我還站在那裡,一口皮箱旁。


  每個禮拜到醫院去看他,是十幾年後的時光了。推著他的輪椅散步,他的頭低垂到胸口。有一次,發現排泄物淋滿了他的褲腿,我蹲下來用自己的手帕幫他擦拭,裙子也沾上了糞便,但是我必須就這樣趕回台北上班。護士接過他的輪椅,我拎起皮包,看著輪椅的背影,在自動玻璃門前稍停,然後沒入門後。我總是在暮色沉沉中奔向機場。
  火葬場的爐門前,棺木是一只巨大而沈重的抽屜,緩緩往前滑行。沒有想到可以站得那麼近,距離爐門也不過五公尺。雨絲被風吹斜,飄進長廊內。我掠開雨濕了前額的頭髮,深深、深深地凝望,希望記得這最後一次的目送。

  我慢慢地、慢慢地了解到,所謂父女母子一場,只不過意味著,你和他的緣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斷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漸行漸遠。你站立在小路的這一端,看著他逐漸消失在小路轉彎的地方,而且,他用背影默默告訴你:不必追
   



  


     看完這篇文章感觸頗多,孩子小時候總是喜歡黏著父母,一旦看不到爸媽心生恐懼、哇哇大哭,但隨著年紀增加,與父母的距離似乎已不再親密,總是將朋友、麻吉擺第一,父母放兩旁;但在父母親心中永遠是兒女第一,自已的事務放兩旁。


      我記的小時候有次迷路,被好心路人送到警察局,雖然警察先生對我很好,很親切招待我這小朋友,但當爸爸來接我時,我彷彿隔世般驚喜,興奮叫著並抱著爸爸;國中三年住校生涯,每個週末忙碌的爸爸總是放著公司的工作來接我,我總是欣喜若狂,在車上訴說這五天半在學校的點滴,而當週一早上爸爸送我回學校,依依不捨總希望時光暫停,並期待週末快快來臨;當17年前爸爸離開我們時,朢著那要埋入棺木時,那種永遠無法再相見之痛,至今難以忘懷。


       還好媽媽堅強帶著我們一步步走過來,讓我們可以擁有快樂的生活。媽媽白天帶著一群員工為台灣經濟打拼,但回到家就是一般主婦般生活,照顧我們、偶爾也會嘮叨一下,雖然我們四個孩子已老大不小(哥哥與妹妹還結婚生子了!)但在媽媽眼中我們永遠還是「小孩」,女孩子與媽媽總是比較貼心,我倆之間似乎有永遠聊不完的話題、趣聞,像每次我在部落格中介紹好吃、好玩的,她就會納悶問我,又沒廣告費幹嘛這麼費心費力呢?乾脆幫家裡公司打廣告,媽咪,我們家賣是賣鋼鐵的,有人要吃嗎?(呵呵!);前些日子上精選,她就心血來潮問我怎麼不POST她的照片呢?我說不可以,到時被追走怎麼可以呢?其實我應幫她開個專欄,來與大家談談如何保養,或許比大S的美容書還暢銷呢!


       不管你的父母是否還在你身旁?不要忘了常常給爸爸一個擁抱;若跟小瑜兒一樣爸爸已不在了,更應感謝媽媽,要常常陪她、說些貼心話吧!珍惜父母在你身旁的日子!爸爸,好想…您;媽媽,謝謝…您!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在父親節前夕,小瑜兒 祝福天下所有父母 身體健康 永遠快樂!


 

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小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5) 人氣()